《韋瓦第效應》談刻板印象及其影響

文/吳昱寧

「在芝加哥街頭,一個衣著輕便的年輕非裔男性走在社區街上。路人看到他,有人橫越到對街,有人停下交談、直視前方,好像避開眼神的交會就能救自己一命。但他無意傷害任何人,他開始避開人群,以免讓人覺得他在跟蹤他們。出於緊張,他開始吹起口哨,從披頭四到韋瓦第的《四季》,路人聽見口哨聲後,緊繃的身體慢慢放鬆,甚至有幾個人在擦肩而過時還會對他微笑。 繼續閱讀 “《韋瓦第效應》談刻板印象及其影響”

人間何往

文/A.T.

青海,七月盛夏,廣袤的大地,稜角分明卻也連綿不絕的山巒,於抵達之初,便令人深感一己之渺小。從省會前往青海湖三百公里的路程,乾燥稀薄的空氣與冷冽的風雨交替來襲。 繼續閱讀 “人間何往”

信仰的麻醉風暴

文/瞎威

平時鮮少追劇的我,前陣子認真在安息日結束後的晚間,連著幾週欣賞了公視播出的醫療議題電視劇集《麻醉風暴》。內容主軸在於醫療院所、企業體系及國家機器之間的權力結構與勾結腐化,對於第一線從業人員造成的劇烈矛盾和衝擊,謂之「風暴」。 繼續閱讀 “信仰的麻醉風暴”

福杯滿溢

文/若之

雖然對這次主編邀稿所設定題目的動機不十分喜歡,但基於數算恩典的角度出發,還是欣然接受。景美四十,幾位工人互動討論,究竟要用什麼角度回想,用什麼心情思考未來的景美。「福杯滿溢」絕對是最佳解! 繼續閱讀 “福杯滿溢”

與神同行

文/歐婉貞

親愛的寶貝們:

週三,沒有去參加晚間聚會。這大概是從景美搬到新竹之後,除了生病或旅行,第一次「決定」不去聚會。留在家裡做什麼呢?讀了聖經、聽了英文,還花了許多時間練琴。

繼續閱讀 “與神同行”

從瑪拉到以琳

文/林藝蘋

2016年底,網路票選出「苦」為年度代表字,反映了大 多數人的心聲。當以色列民出埃及來到瑪拉,水是苦的不 能喝,經神的指示,摩西將樹丟在水裡,水就變甜了。原 本名字是「甜」的拿俄米,離開伯利恆到外邦的摩押地, 結果,滿滿的出去,卻空空的回來。她說,不要叫我拿俄 米,要叫我瑪拉。

為何會面臨困境呢?經上說「遭患難的日子,你當思 想」(傳7:14),是否是自己造成的,猶如任意放蕩,散盡 家產的浪子,讓自己陷入苦境?或是出自神的試煉,如同 約伯,經歷巨大變故?還是神的旨意,像是約瑟,被賣為 奴且被陷害下監?

浪子想起慈愛的父親,就起來回家,對父親說「我得罪 了天,又得罪了你。」認罪悔改,歸回父親的懷抱,浪子 就結束了苦境;拿俄米離開外邦地回到伯利恆,神就向她 施慈愛。經過試煉後的約伯,更加認識神而能說出「從前 風聞有你,現在親眼見你」。約瑟不怨恨哥哥們,向他們 說「這是神差我在你們以先來的」,他說神的意思原是好 的。

困境或許三、五天,三、五個月,甚至三、五十年,要 如何度過呢?「因我所遭遇的是出於你,我就默然不語」 (詩39:9)。我們要學習從主裡得安慰,等候神的時候。 所謂平安,就是無論何種景況心裡都能平靜安穩。人生難 免遭遇禍患、行經流淚谷,唯有信靠順服,神必領我們離 開瑪拉,進到以琳。

吾家有女初長成

文/人光

「啊!你女兒長大了喔!」常常聽人對我這麼說,一開始還 真不覺得,每天生活在一起,小孩就是小孩,哪來的長大?可 是仔細想想,從一出母胎見到印象中還非常深刻的第一面的那 個小娃兒,到現在已經要上大學了,一晃眼就過了將近十九個 年頭!這一路走來除了感謝神之外還是只有感謝神,雖不至於 經歷過大風大浪,也沒有什麼傲人的豐功偉業,但能保守在神 的愛中穩定成長至今,即是莫大的恩典。「兒女是耶和華所賜 的產業,所懷的胎是他所給的賞賜。」(詩127:3)。相信每個孩 子都是經過神所精心設計而來到祂所指定的每個家庭,神必有 祂美好的旨意,所以我們不與其他孩子做比較,也不將自己的 意志強壓在孩子身上,而且願意孩子與神之間的關係能取代他 生命中一切其他的關係——甚至我們做父母的影響力。兒女成 長,父母更是跟著成長,在每個階段都有神給的不同的功課讓 我們去學習,也許在這當中我們沒能把某些功課作得很好,但 成長沒有回頭路,過去都是父母帶著孩子一起學習、一起成 長,現在既然已經「初長成」,表示孩子即將慢慢離開父母, 成為獨立的個體(父母也是該放手了)。

「這個孩子將來怎麼樣呢?因為有主與他同在」(路1:66); 「孩子漸漸長大,強健起來,充滿智慧,又有神的恩在祂身 上。」(路2:40)。父母豈能決定孩子的一生呢?孩子也不能永 遠跟在父母身邊,但唯一可以確認的是神必永遠與我們同在, 只要我們把孩子帶到神面前,求神帶領孩子成長,能夠真正深 刻的認識神,永遠選擇跟從主,走在主的道路上,活出神所喜 悅的樣式,將所領受的恩賜熱心服事主,愛神愛人,榮耀神的 名,希望孩子在神面前也能聽到神對她說:「嗯!長大了喔!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