信仰的麻醉風暴

文/瞎威

平時鮮少追劇的我,前陣子認真在安息日結束後的晚間,連著幾週欣賞了公視播出的醫療議題電視劇集《麻醉風暴》。內容主軸在於醫療院所、企業體系及國家機器之間的權力結構與勾結腐化,對於第一線從業人員造成的劇烈矛盾和衝擊,謂之「風暴」。

劇中各類人性,有充滿熱情的,有姿態高傲的,有不冷不熱的,有痛苦掙扎的,當然更有盲目度日的。熱情者,不願空有醫師身份卻坐視病人權益遭受吞噬。高傲者,作為體制內的既得利益份子,自是保持身處舒適圈的安逸,避免節外生枝。不冷不熱者則於好於壞,皆已麻木無感,談改變亦自知天方夜譚,不如睜一隻眼閉一隻眼。掙扎者無所適從,只得叨絮喟嘆。盲目者目空一切,過一天算一天,自掃門前雪。

原本《麻醉風暴》吸引我的核心,在於人性衝突。然而在全劇播畢後回頭省思,意會到該劇所描繪的,是一個體制的倒退,而這個體制原先是以人為本、受人仰望與信任的,因此它的倒退造成了結構中的人們,逐步進入分歧,因為他們已喪失相同的信念。

《麻醉風暴》有個英文劇名:Wake Up,與中文劇名「風暴」恰好形成創作者要帶給觀眾的訊息。風暴中,仍要清醒,切勿放棄信念。身處現代社會的真教會基督徒,從整體教會面向來看,是持續進化?抑或是退化中仍不自知?從個人信仰面向來看,是否早已不冷不熱?甚至我們是在教會中掙扎的其中一人?還是,信仰轉趨盲目,欠缺思考也不打緊,只求維繫形式化的服事與聚會便足矣?

但求,保持清醒,保守信仰的初衷與信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