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次連標題也想不出來

文/13
自從開始寫程式以後,覺得換了個腦袋似的,變得不太會寫文章。學生時代時,滿腦子想法,每當聽到道理、查考聖經,或是走路時浮現一個有趣的概念,就開始思考怎麼把它轉換成文章的表達形式,然後一有空就把它們寫下來。寫了不少。
畢業後去學寫軟體程式,直到用在工作上。想的卻都是程式要怎麼寫、架構如何規劃、要去研究什麼技術。不料,寫文章卻變得非常不在行。

失去靈感與寫作能力,起先非常不適應。由於三不五時還會接到教會聖工的稿件邀約,有長有短。過去一兩個晚上可以從構思到產出,一氣呵成,滿意交稿。變成幾個禮拜過去了都沒有想法。編輯來回的催稿,而我看著毫不滿意的草稿,卻沒有改善的力氣。那種痛苦的感受就好像失去了一個器官,只是那個器官是藏在大腦裡。這種狀態掙扎很長一段時間,禱告,依然徒勞無功。

後來漸漸明白,以前的寫作能力實在是神的賞賜,新學會的程式能力也是神的賞賜。恩賜是「白白的得來,也要白白的捨去」(太10:8)。寫文章的能力大幅退步,但是寫程式能力的進步速度,體會到「如有神助」——畢竟讀書時念的是文組,卻做起理工科的工作。讀者或許會想,這就叫做代價吧?實際上不是。這就是神收回了一項恩賜,不過又給了另一種能力。
原來人生當中不只很多機會是錯過就不再有,就算是覺得百分之百屬於自己的「腦力」,也可以隨著時間流逝而失去或改變。神給人的,不只是恩賜,還有時間限制。聰明的學子可要懂得把握最能夠學習的時光,以及能夠派上用場的時刻。